联系我们:

党建百年不忘初心 使命在肩不负韶华 15岁参加革命 70载战斗在电机行业 ——访协会名誉会长寒松同志

发布时间:2021-05-12 浏览量:151

【本刊讯】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的大庆之年,也是上海电机行业协会的换届之年,明年还将迎来协会创建35周年庆。结合“四史”学习教育活动,2021年5月12日,上海电机行业协会徐晨生秘书长等一行,专程登门拜访了解放之初受上海市军管会派遣、参与接管上海电机厂的的军事联络员、上海电机行业协会主要创始人之一、原上海电机(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工程师寒松同志。

寒老1930年出生在上海,现已90高龄。虽然年事已高,在家中也举步维艰,但依然耳聪目明,思路清晰。他每天坚持通过电视、手机、甚至iPad读书看报,时刻关心着国家大事,关注着电机行业的改革和发展。

当徐秘书长说明来意:结合当前“四史”学习教育活动,想请寒老介绍当年的战斗和工作经历时,寒老深思片刻,一下子打开了记忆的闸门,仿佛又穿越回了当年那战火纷飞、激情飞扬的年代……



一、14岁认识了地下党,坚定初心跟党走,15岁参加新四军,南征北战接管大上海,与电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寒老出生在一个具有红色基因的家庭里,其父亲早在1927年大革命时期就是一位投身革命的上海工人纠察队员。孩提时代的耳闻目染,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早早埋下了追求进步的种子。14岁那年在上海中华职业学校就读期间,他结识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开始全面了解中国共产党,系统学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不断的思索中,他坚定了自己的理想信念,萌生了跟党走、为劳苦大众求解放谋幸福的初心。

1945年6月他才15岁,就与二哥等4个人一起告别了大上海,在地下党交通站的安排下,辗转来到镇江,在一个茫茫的黑夜里,乘着一叶小舟悄悄地渡过了长江,参加了新四军,先后在新四军二师军工部、新四军军部三中队电讯队、新四军山东军区通讯局、第三野战军华东军区通讯局任职,随军参加了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1949年5月在南下途中光荣入党。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他随第三野战军司令部通讯联络处,作为接管上海的第二梯队驻扎在市郊北新泾,1949年6月调上海市军管会电讯处,同年8月调军管会重工业处,参与接管“中国国民党资源委员会”旗下的“中央电工器材总公司”及其所属企业,该总公司在上海设有“中央电工器材厂”(1950年初改为“上海电机厂”),并下设四个分厂,他作为军事联络员和另外2位同志一起,奉命接管其中生产电机和变压器的分厂。从此,寒老与电机结下了一生一世的渊源,把自己的青春韶华和全部身心奉献给了中国的电机行业。

他清晰地记得:当年陈毅司令员在丹阳专门组织了进城纪律教育活动,要求不影响老百姓的正常生活。打下上海后,解放军纪律严明,一线部队全部退守上海市郊,城里只留下军管干部。当他在阔别上海4年后,佩戴着“军管会”臂章再次踏上上海这片热土时,他心中充满着自豪和骄傲,也暗暗地下定了决心:作为一名老战士、新党员,一定要为党、为新中国建设努力工作,为党旗增光添彩!

叙说着这段终身难忘的经历,寒老难抑心潮澎拜,感慨万千。他耳闻目睹了有多少像他一样的有志青年,在投身革命的路途中,倒在了暗渡过江的长江岸边。又有多少英勇战士牺牲在创建新中国的征程中。他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学习“四史”、庆祝建党百年,就是要不忘初心,永远缅怀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坚定信念跟着党奋斗到底!


二、牢记使命,忘我工作,为中国电机发展事业奉献出全部光和热

寒老一聊到电机,眼中顿时绽放出异样的光彩,70年前的一幕幕历历在目,他记忆犹新,如数家珍,毕竟那是他毕其一生为之奋斗过的事业呵!

1949年8月他参与接管上海电机厂后,担任了人事科长兼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把招聘、培训、教育、培养新型产业工人作为企业发展的重中之重。他负责招聘了几百名转业军人和社会上的失业者,亲自为工人们上政治课,负责他们的思想教育引导工作,为上海电机厂做大做强奠定了结实的人才基础。

1951年初,上海市委决定要学习前苏联管理工业企业的经验,将上海电机厂作为试点之一。他具体参与了工资改革任务,试行工人八级工资制。为此,他深入工人中征求大家的意见,专访了上海市同业公会、上海市政协等,结合苏联经验和上海企业实际,共同拟定了具体的八级工资制的技术考核标准,由他在市委组织的大会上作交流汇报,受到了当年兼任上海市工业生产委员会主任的华东局领导谭震林同志的充分肯定,并指示由解放日报发表社论,在上海所有国营工厂中推广。这是上海电机厂在新中国成立后,学习前苏联经验,在管理创新上迈出的第一步。

1952年初上海电机厂作为试点典型的工作暂告段落,同时根据业务需要,从市区整体搬迁到闵行。1952年9月寒老经组织批准,考入复旦大学预科(理工科),后又考入浙江大学电机系学习并兼任学生党支部书记。

1958年他毕业后留校任电机教研组教师,同时参加了双水内冷电机的研制工作。1963年5月他调回上海电机厂担任双水内冷电机研究室主任兼中央试验室主任,主持了这一国家重大项目的完善化工作,并负责全厂科研工作。

1978年8月他调任上海电机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1987年1月任上海电机(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工程师,主持组织了双水内冷汽轮发电机完善化科研项目和参加研制Y系列电动机新产品项目,先后荣获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集体奖)。1990年10月,他又主持组织、设计、制造NE系列电动机,符合美国标准,并出口北美市场。该系列电机荣获联合国(TIPS)发明创新科技之星奖。

他登高望远,心里装的不仅仅是上海电机(集团)公司的一亩三分田,更多的思考是如何做大做强整个电机产业和行业。

1987年5月他发起倡议并会同其他领导一起,创建了“上海电机行业协会”,并亲任第一届理事长。这是在全国范围内最早一批成立的电机行业协会。

在他的力邀下,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同志亲临协会成立大会并作重要讲话,为电机行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经过30多年的努力,现在,上海电机行业协会,作为跨地区、跨部门、跨所有制的社会团体,已经吸收了上海、浙江、江苏、福建、山东、安徽、重庆、辽宁、河南等省市的电机企业、大专院校、科研单位百余家,电机产量产值占全国1/3以上,拥有了一批质量好、技术高、效益佳、创新意识强的企业,在国内同行业中具有了较高的知名度。

看到上海电机行业发展壮大的今天,寒老欣慰地笑了,笑得是那样的爽朗、那样的甘甜!


90多岁的寒老很健谈,对历史事件甚至发生年月,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令大家由衷的敬佩。一晃二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的采访获得了满满的收获,感觉是参加了一堂活生生的“四史”教育课,进一步了解了上海电机行业发展的昨天和今天,更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这次拜访还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在党建百年之际,受寒老嘱咐,徐晨生秘书长精心书写了毛泽东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的书法作品赠送给寒老,向这位从小投身革命、献身中国电机行业的新四军和第三野战军老战士、电机协会主要创始人表达深深的敬意和谢意!同时也代表行业协会衷心地祝愿寒老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