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2023年世界贸易形势展望

信息来源:社科国贸 发布时间:2023-03-27 浏览量:126

近年来,中美经贸摩擦、新冠疫情冲击、俄乌冲突等重大事件接连冲击世界贸易。世界货物贸易(以下分析均为“货物贸易”)在经历了2020年的衰退、2021年的强劲反弹之后,在2022年的增速接近常态。2023年1月,世界贸易表现整体尚可。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的基尔贸易指数显示,2023年1月,世界贸易环比增长2.1%。其中,在主要经济体中,欧盟、中国、美国、俄罗斯等的出口都呈现环比正增长。展望2023全年的全球贸易形势,从影响因素看,2022年世界贸易增速没有大幅增长或大幅下降,因此可以忽视基期因素对2023年世界贸易的作用,而新冠疫情不再是阻碍世界贸易的主要因素,但与此同时世界贸易仍面临经济政治层面等诸多风险。总体来看,2023年世界贸易形势相比2022年难有明显起色,增速或将继续放缓。

2022年世界贸易形势回顾

在经历2021年的强劲反弹之后,2022年世界贸易实际增速显著回落(见附图)。由于新冠疫情冲击等因素的影响,2020年世界贸易陷入衰退,下降5.3%。在需求因素、结构性因素和基期因素等综合作用下,2021年世界贸易强劲反弹,实际增速高达9.7%,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增速。2022年世界贸易实际增速回落至3.9%。其中,一季度世界贸易增长4.4%。俄乌冲突的影响集中体现在3—4月,二季度世界贸易增速下降至4.0%。三季度世界贸易回暖,增速上升至5.6%。四季度世界贸易仅增长1.0%,主要原因在于四季度新冠疫情对中国生产和需求的冲击较大,导致中国外贸低迷,对世界贸易整体造成影响。


 

    世界货物贸易月度实际增速(单位:%)

       数据来源: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

商品价格的大幅上涨推升了世界货物贸易名义增速。2022年商品的贸易价格大幅上涨,总体上涨9.3%。其中,能源价格上涨幅度高达77.2%,其他初级产品价格上涨6.2%。本轮商品价格上涨始自2021年。2021年世界货物贸易名义增速是27%,高于实际增速17.3个百分点。这主要源于商品价格尤其是能源价格的上升。

分经济体来看,2022年发达经济体的外贸表现略好于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原因在于发达经济体的进口增速明显好于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2022年,发达经济体进口增长5.8%,新兴经济体进口仅增长2.0%。新兴经济体出口增长4.0%,发达经济体出口仅增长2.7%。其中,欧元区和美国在发达经济体外贸中的表现相对较好。欧元区和美国的出口增速分别是3.5%和4.8%,进口增速分别是6.7%和7.0%。

疫情形势平稳与数字经济发展有利于全球贸易恢复

随着奥密克戎病毒致病性的减弱、疫苗接种的普及、防控经验的积累,当前,新冠疫情形势在全球范围内整体趋于平稳,这对于2023年世界贸易形势构成较大支持。许多国家和地区不再公布疫情数据,中国因时因势优化调整防控措施,于2023年1月8日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从“乙类甲管”调整为“乙类乙管”。疫情平稳对世界贸易的促进渠道包括直接和间接两方面:直接渠道是指疫情平稳降低了生产被中断的可能性,有利于稳定出口。间接渠道是指随着各国边境的开放和航班的恢复,人员流动逐步恢复,将极大促进世界服务贸易的增长。如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2023年2月6日发布的数据,2022年全球航空运输量比2021激增64.4%,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68.5%。从中国航空市场的情况看,“乙类乙管”政策发布后,国际航班数量在快速增加。商业往来的恢复有助于跨国公司的业务增长,服务贸易的发展能够间接促进货物贸易增长。

除此之外,数字经济的发展也有利于推动全球贸易增长。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数据,2005年以来,世界数字服务出口增长明显快于货物贸易。2021年,世界数字服务出口额已达制造品出口额的1/4。2023年,数字经济的发展将继续推动货物贸易发展。

多重风险限制2023年全球贸易前景  

世界经济增长前景疲弱,甚至可能陷入衰退。2023年世界经济增速将低于2022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22年10月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23年世界经济增速为2.7%,是2001年以来除国际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冲击年份外的最低增速。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23年1月份将2023年世界经济增速上调0.2个百分点至2.9%,但这一增速仍低于2022年0.5个百分点。世界银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的最新预测也都显示,2023年世界经济增速将明显低于2022年。2023年1月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指出,在通胀高企、利率上升、投资减少的背景下,全球经济增速正在急剧放缓,预计2023年全球经济增速仅为1.7%。

同时,还需警惕2023年世界经济出现负增长,甚至陷入严重的衰退。可能引发世界经济衰退的主要风险因素如下:一是发达经济体的货币紧缩可能引发经济滞胀;二是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务普遍上升,本身的脆弱性加上外部环境的恶化可能引发债务危机,进而导致经济衰退。世界经济陷入衰退意味着各国需求的不振,从而将极大地影响世界贸易。

俄乌冲突、中美关系等政治风险持续。俄乌冲突自2022年2月爆发以来已持续一整年,从当前形势看短期内仍无法解决。俄乌冲突影响世界贸易的路径包括:

一是直接影响俄乌双方及欧洲等国家;

二是通过供应链和贸易渠道间接影响其他国家经济和贸易;

三是危机引发的制裁和政治对立持续影响世界经济和供应链。

俄乌冲突在2023年内仍可能持续升级,其对全球经济和贸易造成进一步拖累。

中美经贸摩擦持续。根据美国商务部近期发布的数据,2022年中美两国的贸易总额达到创纪录的6906亿美元,但是双边贸易占各自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在不断下降。双方贸易比重的下降背后,一大重要影响因素在于,自2017年以来中美经贸摩擦不断。虽然目前两国都有缓和双边关系的意愿和需求,但是美国国内的政治复杂性使得缓和的难度加大。如果2023年中美经贸摩擦明显升级,无疑会对世界贸易和世界经济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尤其是,美国不断在高科技领域加大对中国的管制,将极大扰乱相关产业的供应链。

此外,其他热点地区政治对抗加剧的风险亦不容忽视。如伊朗、朝鲜半岛出现新的危机,可能引发大国角逐,影响贸易运行。

仍需警惕“黑天鹅”“灰犀牛”事件风险。近年来,各类“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层出不穷,给世界经济和贸易造成较大冲击。2023年,同样需要警惕“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对世界贸易的影响。一是虽然近期全球疫情形势较此前更为稳定,但仍不能排除新冠病毒变异导致更具致病性毒株出现,从而显著影响全球防疫及经济贸易形势。二是极端气候变化或自然灾害发生的概率在增加,一旦发生并重创重要国家经济,将引发连锁反应。三是重要航运通道长时间堵塞带来的系统影响。如2021年3月,集装箱船“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造成运河堵塞,致使全球贸易延误数月,并带来运价飞涨、集装箱缺箱严重等后果,成为航运历史上的一次“黑天鹅事件”。

综上所述,从全球贸易整体形势看,尽管疫情不再是阻碍全球贸易的主要因素,但在多重风险限制之下,2023年世界贸易前景仍难言乐观,增速相比2022年将有所下降。根据世界贸易组织2022年10月的预测,2023年世界贸易增速为1.0%,低于其预计的2022年增速2.5个百分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3年1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23年世界货物和服务贸易增速是2.4%,低于2022年3个百分点。世界银行2023年1月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预测2023年世界货物和服务贸易增速是1.6%,低于2022年2.4个百分点。平均而言,上述三大组织预测2023年世界贸易增速为1.7%,低于2022年2.6个百分点。

从主要国家(区域)情况看,预计2023年东亚区域仍将是世界贸易最重要的引擎。根据世界贸易组织2022年10月发布的《贸易统计与展望》,2023年,北美、亚洲和独联体国家的货物贸易表现相对较好。其中,独联体国家占世界贸易的比重较小,对全球贸易的拉动作用有限。而从美国与欧元区的基本面形势看,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23年美国经济增速相比2022年下降0.6个百分点,2023年欧元区经济增速仅为0.7%,低于2022年2.8个百分点,在此背景下,其2023年贸易增长可能将受到影响。与之相较,中国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中国经济增速将从2022年的3%提升至2023年的5.2%。尽管2023年中国出口形势面临压力,但预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带来的红利将继续支撑中国、东盟、日韩等东亚区域的贸易增长。综合来看,全球范围内,2023年东亚区域的贸易表现仍然最值得期待。